交流园地

关于农行基层网点服务“三农”的思考

【字体: 】【2018/1/22 14:59:36】 【操作员:银行业协会】 【阅读:521次】 【关 闭
农行汶上县支行   仲波
    作为国有银行的基层营业机构,担负着服务“三农”的重要职能,且处在支农的最前沿,在服务农村金融领域大有作为。但是,在服务“三农”实践中,往往易发生不良贷款情况,给自身经营造成巨大压力,现结合基层农行工作实践,谈几点粗浅的认识:
  一、优化服务创新,核心是“全产业链”
  创新居于五大发展理念之首。“十三五”规划纲要强调,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把发展基点放在创新上。李克强总理在政府报告中也指出,创新是引领发展的第一动力,必须摆在国家发展全局的核心位置。可以说,创新无处不在,每个微观的创新就构成了国家创新的强大洪流,农村金融服务概莫能外。
  实践证明,农村金融的创新实际上就是如何解决抵押物缺失与成本高风险大的问题。农业是弱势产业、农户是弱势群体,没有可以值钱的东西可以抵押。所以针对此问题进行创新,最大限度地保障贷款的收回就是重点。我行在产品创新上做了很多工作,例如农户小额贷款、五户联保贷款、生产经营贷款、安居贷款等,这些都是根据产业分类,有产业或者农户之间相互支撑。今年以来,我行还探索推出了“光伏贷”,试行农村土地经营权抵押权贷款业务,试点开办农民住房财产权和农村集体经营性建设用地抵押贷款以及林权抵押贷款等,它真正突破了制度瓶颈,属于真正意义上的创新,打破了制度篱笆。
   二、加强风险防控,核心是“包放包收”
  近几年,随着经济发展进入新常态,银行业的不良贷款反弹压力不断增多。作为商业银行的基层机构,我们感到,与农村、农民打交道应当坚持“服务+规范”的模式。前些年,我们探索实行了“五户联保”农户贷款模式,其效果不够理想,发生了较多的农户不良贷款,往往是一户逾期,其他几户不但不愿履行联保还款义务,甚至连自己使用的部分也不愿偿还。对于这种局面,农业银行往往无能为力,即使通过诉讼,也是胜了官司赢不了钱,因为贷户本身履行意识不强,这种局面反而成为恶性循环,不良贷款上升较快,这也进一步验证了“三农”贷款风险较高的事实。所以从事“三农”业务的一个核心问题就是如何控制风险。在实践中,我们认为应当以饶才富为榜样,他放的贷款他都能收回,在全行就要推行这种“包放包收”制度模式。
  一是要精神引领。要增强责任心,做“饶才富”式的好干部、好客户经理,要利用熟悉社区、熟悉客户的优势,减少信息不对称带来的成本,推行“我放的贷款我负责收”。
  二是要加强考核和监测。主要抓住“不良率”这个总开关,主要考核辖属所有责任人贷款的不良率,比如说,限定某个网点、部门所管理的不良率在一个周期内新放贷款不良率不能突破1%,不能采取借新还旧等手段,要实实在在清收,如果在一个周期内超过了1%,经营行的客户经理、网点主任和部室经理就要靠上集中清收,同时理清责任,严查是否存在道德风险、违规事项,凡有违规、道德风险因素,给予采取相应的处罚,或予以免职、下岗清收、取得评先等措施,违规问题严重的,移交司法部门予以惩处。
三、突出发展重点,拓宽“三农”服务的广度和深度
农业银行的根基在“三农”,优势在“三农”。要积极对接“三农”领域的重大改革,抢抓机遇,不断拓宽“三农”金融服务的广度和深度,保持在资金组织、负债成本、定价水平上的领先地位,提升县域主体业务贡献度。加大对现代农业的服务支持力度。基层农行要顺应时代发展,积极支持新型农业经营主体,坚持把中高端农户作为农户贷款业务发展的重点,围绕专业大户、家庭农场、订单农户、农民专业合作社等农村中高端客户,加大农村生产经营贷款、产业链农户贷款、种养大户贷款、家庭农场贷款等投放力度。同时,积极退出低效农户,逐步降低联保贷款占比,优先推广使用“三农”特色产品,努力做到县域支行支持品牌特色农业都有效益、有亮点,进而实现资产的良性循环。
 
农行汶上支行  仲波